郑州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3|回复: 0

诗带泥香品老枫读贾载明先生百合花火焰转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5 23:59: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诗带泥香品老枫:读贾载明先生《百合花火焰》(转帖)诗带泥香品老枫
  ——读贾载明先生《百合花火焰》走笔
  谭顺统
  早些年,常听人说起贾载明君,知他是一位诗人,笔名叫老枫。也零碎读过他一些诗作,感觉不错,印象也很深。真正近间隔接触,却是近几年的事。也才知道他不仅擅诗,而且在散文、文学评论、文明研讨等范畴也颇有成就,崇拜之情油然而生。去年,载明君送我一册他的近作《百合花火焰》,爱不释手,用了好几天,渐渐品读,才对其人其诗有了更深层的了解。
  载明君是一位戴过官帽的诗人,但他的诗作却毫无官味,更无官腔,挺布衣的。许是早些年因工作接触农民较多的缘故吧,诗人熟习农民,懂得农民,知道农民的苦乐哀愁,所以农民在诗人的笔下成了常客,成了香客。就说《百合花火焰》吧,沉甸甸的一大本,内容异常丰盛,其中所咏之人之事之物,老是带着淡淡的土壤香和草叶香,呈现在字里行间的,多是那些浑厚朴实的农民哥子和豪情似火的山妹子。为农民而咏,为农民而歌,是时期的主题,当然也是《百合花火焰》的主题,诗集的前四辑就是为农夫兄弟搭建的一个平台。在这平台上,咱们能了解到农民的甘苦,听到农民的心声,观赏到农民多姿多彩的生涯,因在这平台上走动的都是农民。如《听老农唠叨》一诗写到:“玉米林,我来了……你像我老汉一样挂上了胡须/ 可我结不出玉米棒子/ 哦,你是在代我老汉怀孕生崽呀/ 是农技职员授的粉/ 必定很胖很胖”。语言滑稽幽默,一个等待丰产、满怀喜悦的老农形象活脱脱的,无比可恶。《秋收之夜》写到:“镰刀碰响了皓月/ 稻花拂着了星辰/ 碰得原野哗哗啦啦/ 碰得夜晚亮黑糊糊”,热烈而生动的农家秋收局面跃然纸上。这些诗句,不是苍白的说教,不是空洞的谈论,而是形象的艺术再现,字里行间汩汩流淌的是对农民的情和爱,是对农家生发生活的由衷夸奖。
  纯粹而火辣的城市爱情和平和朴素的亲情,诗集中也多有出色的描写。《那个人儿你晓得不》写到:“桃子熟了/ 很红很鲜/ 压得枝头沉甸甸/ 微微摘/ 缓缓采/ 母亲说:给那家子送一篮/ 那个人儿你知道不/ 最红最鲜的那个不给你品/ 先珍藏在心间”。描写活泼、细腻,怀春妹子羞态可掬,读着这些诗句也随着甜美。《李小尔第一次婚外恋》及此篇的《续记》是两首叙事诗,诗人将三角恋与发展破体农业两条线交错描写,虽是婚外恋,诗人却把它写得很美,很天然,毫无低俗之感,这就是诗人构思跟行笔的巧妙所在。《王幺妹的梦》所描述的农村恋情,纯挚朴实,却又不失古代浪漫的颜色,很值得品读。《听母亲的电话》、《巴山枫叶》、《巴山两峰巅》等,则蕴含着浓重的亲情和乡情,也十分感人。
  对乡村中丑陋、愚蠢的鞭笞,在诗集中也多有展示。《曾经有这么一个乡官》写一个带有痞子气的乡官牵着狼狗下乡收款,农夫自是不敢不交,然“有人窃窃私语\ 他们交钱是看狼狗的体面”,风趣,令人捧腹,更是辛辣讥讽。《嗬,好大窝老鼠》写到:“一、二、三……/ 整整八个崽儿/ 它们的爹和娘呢/ 是逃跑了,仍是正在作呈文/ 嗬,好大窝老鼠/ 像昨夜电视报的那些腐朽分子/ 一窝又一窝呀/ 滋生力多大多强呀!”这些描写,是事实的形象再现,是对腐恶的凌厉鞭挞,尤其是那问句,“他们的爹和娘呢?是逃跑了,还是正在作讲演?”太精彩了,读来忍俊不禁而又令人震动。《一个惊疑而实在的故事》写俩白叟痴迷于麻将而将俩三、四岁的留守孩子囚于地窖,终被蛇缠致逝世,俩老人也因悲哀、胆怯、惭愧而接踵逝去的事,惨不忍睹,令人扼腕。这是愚昧、落后所酿的苦酒,更是“麻风病”横行乡里所种的恶果。诗人哀其可怜,更怒其不争!愚昧落伍,赌风风行,留守儿童,这是衙门有司不可躲避且亟待解决的问题,急需转变的现状。难怪诗人最后讥刺道:“那条蛇难道是/ 现代娱乐的化身/ 一天之内便夺去了两代四人的性命/ 大做作的眼镜蛇也比它逊色了。”这,岂非不该引起社会普遍关注和“肉食者”们警醒吗?
  山川形胜、花草风月,诗人在诗集中也有精彩描写,但诗人用情最深的莫过于百合花了。曾笑宋人林和靖痴梅,甚至于要以梅花为妻,载明君对百合花的痴迷,似也有与之相恋之嫌了。诗集落款《百合花火焰》,集中还专设一辑《百合花火焰》,对百合花之痴谁可与俦?诗人在《这山的芳魂》中吟到:“这山的芳魂是你/ 山泉向外宣言/ 山外的人/ 不能翻译山泉的声音/ 你飘逸不到山外去/ 圣洁素来难盛行/ 何况山外有山/ 还有山口拦路的阴云/ 听听鸟儿的嗓子/ 含有你的色彩/ 拔根小草嗅嗅/ 有人裂弦碎琴”。读了这些文字,口齿生香。淡雅的百合花,圣洁得不敢摸,更不能嗅,否则,“有人裂弦碎琴”了。集子中吟百合花的诗篇还有良多,精彩纷呈,颇堪赏读。
  此外,诗人对时下环境频遭损坏的现状,也不无忧愁和思考,如《如果郦道元游三峡》、《过三峡大坝》、《渗血的景致》、《孤单的鸟儿》等诗便是反应这些内容的佳作,写得繁重,发人深省。
  关注现实,关注民生,为时代而歌,为大众而泣,抒发民众的心声和欲望,恰是唐代白乐天始终主意的“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的创作理念在诗人笔下的详细体现。
  长期的诗歌创作实际,使载明君天然地构成了朴实明快而不失蕴藉,通俗亲和而兼具雅致的作风,而口语入诗,则是载明诗歌的又一明显特点。古往今来,诗多寻求典雅精美,蕴藉蕴藉,清爽流利的风格,书面语入诗,却是大多诗人不敢也不屑为的,但载明君却敢剑走偏锋,船行险滩,作了勇敢的摸索和尝试,并获得了良好的后果。《有关乡村的口语诗》一辑中的诗,等于这方面的佳作。初读,感到少了雅致;慢品,却又不失兴趣,因读来平易、亲热,诗句披发着泥土的芬芳,又带丝丝粗豪的野性美。象《老农训子》、《嗬,好大窝老鼠》、《儿谣》等篇,诸多白话植入句中,处所风味忒浓,非常值得一观。应当说,这种探索,是比拟冒险的,没有胆识,缺少底气的人多不敢为之。载明君敢拔虎须,除本身功底深沉外,他更明确,通俗不是庸俗,朴实才有受众,走出文雅的殿堂,到乡村去,到街市去,到基层去,这种朴实明快、通俗亲和的诗歌定有生存的泥土和发展的空间。
  载明君的诗,多用白描伎俩,简练明快,不枝不蔓,诗句洗练清新,而同时还常奇妙地应用独特的夸张、形象的比较等修辞方式来拟人摹景,抒写情怀。原来夸张、比拟等是写诗习用手法,难能可贵,这就看谁的活儿干得美丽,玩得艺术。载明君在这方面可算得上内行了,如“一棵一棵的玉米树\俊秀洒脱\ 成熟的饱满不逊于/ 这个少妇挺起的胸脯”,相比、夸张综合运用,设喻离奇,诗句灵秀,壮硕玉米的形象如在目前,且诗味浓烈,颇耐品读。“镰刀碰响了皓月/ 稻花拂着了星斗。”比拟、夸大、通感综合运用,有声有形有色,诗句分外生动,且“碰”、“拂”俩动词用得巧妙,更增添了诗句的灵气。“稗子就是稗子/ 杂草好识别/ ‘杂痞’难差别/ 人和鬼的血液混在一起”,对照、衬托手法的运用,使诗句艰深而不失理趣,表白的意思更清楚。《老农进城》写一老农看到城里人养狗,有这样多少句诗:狗“在人群中交往穿梭/ 还有美妇人搂着狗亲嘴/ 老农心里很不是味道/ 这么多狗进了天堂/ 这天堂就不是天堂了”,隐喻手段的运用,使后二句尤其出彩,非常含蓄,话中有话由读者去琢磨了。载明君的诗多尚白描,不在语言技能上适度包装,但这类经适度点染而更显生动灵秀的诗句还真不少。
  载明君的诗平易近人,和颜悦色,没有艰涩和骄傲,没有矫揉造作,不功利的趋附,有的只是个性和真情的留存,是脊梁的坚挺和心脉的跳动。比起时下那些干瘪得犹如贴在墙上的标语,朦胧得连本人也不知所云,艰涩得连李白杜甫也读得直喘的所谓“诗歌”来,真得为载明君鼓鼓掌了。诗歌不能鄙陋,不能伪善,不能媚俗,不能腐化,时代需要正派的诗人,须要有钙质的诗章,信任载明君今后还会创作出更多存在个性特点的精品力作,以回报社会,回报爱好他诗作的读者。
  2013-02-2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郑州论坛 ( 皖ICP备16017581号-5 )|网站地图

GMT+8, 2019-8-22 17:25 , Processed in 0.12480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