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72|回复: 0

晚祷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7 16:32: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晚祷曲
《空夏》 《亡》 《风,以及》 《唇边笑》 《大象之躯》 《如果我是纣王》 《我说出的话永远过错》 《门前绿叶合欢》 《蛛网盘结的凌晨》 《着落之物》 《乔木之思》 《死亡的欢欣》 《我身已故》 《你眼是我眼》 《短歌》 《散歌》 《快活交响乐》 《晚祷曲》
《空夏》

伊人的手指清浅叉叉
在白纸上画来画去
不断闻声背地有人喊她
枝头上小鸟叽喳
叫碎了浮华
声声应着空夏
2010.5.21

《亡》

庭院稀落落
架上鞋与袜
麻雀叽喳喳
到底叫个啥
黄昏意何何
留我空考虑
至终何所得
一日又虚过
2010.6.2
《风,以及》
风,以及
风当面的所有意思
为什么要探讨这个?
风,以及风
背后的所有意义
包含轮廓、线条、颜色、声音
包括转移、扭曲、调换
包括相对绝对之辩证
包括心跳、妄图、诱动
包括此去经年、此时此刻、前途似幻
包括梦里梦外
我说得太玄了
风是摇曳
是瘦骨嶙峋
是望眼欲穿却静若死水
风是除我之外

2010.6.15
《唇边笑》
坐在悲伤的飞鸟旁边
吊兰巍峨,行走之人
怀揣隐秘表情
谁能馥郁如兰
解我心伤
风吹柳摆,树木张狂
这个夏天,有人死于抑郁
有人逝世于偏头痛
有人死于木讷和犹豫
有人把嘴唇咬破 出血
丝毫没有感到
有人半闭着眼 额头低垂
一个人陷于失踪
多年前的那场大病
没能将他彻底毁掉
本日,再次面对空无一物
乌云盛大,无奈放声大哭
有人淡薄地举起右手
打着繁重而缓慢的手势
稳重的泪水坚持着它过火压制的自持
风在体内洋溢
他盘算从这场忽然瓦解掉的烟囱里
抽身出来
冲达芬奇一个神秘的微笑
2010.7.3 庐州
《大象之躯》
几只猴子在大象的身上蹦来蹦去
蚂蚁在搬它的脚
兔子停在它的呼吸上
大狗熊也趁它睡熟了过来给它挠痒
这只大象睡在白玫瑰中间
伪装睡熟了
放任它们在自己身上嬉闹
它们笑着 它也笑着
心里甜甜的 它宏大的身材能够撑得起它们
让它们依偎着 好大哥般看它们表示着自己

2010.8.4 庐州
《如果我是纣王》
如果我是纣王,依然要爱你,妲己
即便我晓得你心如毒蝎,江山必灭。
有人说我亲奸人,害忠良,倒行逆施
我却认为这只是玩乐,还能讨丽人欢心
食色,性也。要你还不一样。
谁让我是天子,要权有权,要美人有美人
全部天下不都是我的吗
山河如斯多娇,光阴不能虚度
花须堪折直须折,该奢侈时要奢靡
酒池肉林算什么,地下日月宫殿算什么
我还想造个天梯上天会会仙人呢
你们这些人白活了啊,我风骚一日胜君十年
2010.8.10
《我说出的话永远毛病》
世界每一天都在改革
历史每一天都在改正前人的错误
我说出的话当时兴许取得了赞美
然而事后,我们发明它
实在也破绽百出
每一位哲学家都被历史的车轮顺次抛出
我们说出的话
越来越陈腐
必需要像换衣服一样地换掉
让它永远鲜明晶莹招人爱好
不外你总要反着来才行
别人都穿金戴银
你倒可以衣着破衣烂衫
他们才会说你那才是艺术
看来我说出的话既不永远准确
也不永远错误
就如同你今天对我说:“我爱你!”
明天又对另一个说“我爱你!”一样
你切实须要换一换口味
以便可能领会不共事物之间的差异
2010.8.17
《门前绿叶合欢》
没有任何旧事
抵得上成群的绿叶
修长的藤丝
在风中起舞
交摩拥抱合欢婆娑弯弯
得意自乐
那管你的有意无意
它们在自己的世界里
低首互语
很少有人停下来
呼吸一下它们披发出来的
安静柔软的香气
我多想与它们站立在一起
分不清彼此
不会发生惦念之情
在大风中
静候黄昏来临
2010.8.20 合肥
《蛛网盘结的早晨》
傍晚个别的早晨
耳朵里还残存着梦里的鸟鸣
迷糊之间遇到的蛛网
提示自己和这个世界的所有接洽
梦仍旧蛛网一样凌乱地盘结在心头
不停地编织着无限延长的网
在梦之网上 我就像那个神秘的蜘蛛
大而清晰 编织着比蛛网更混乱更挥之不去的身临之境
由于空缺而去编撰空想,并以此套住自己
网住一些详细而清晰的影象?
我消逝了并未因而而变得纯洁
不知自己所处的地位
亦不知这网的真实度
没有真实也没有虚假
没有虚伪也没有实在
这些幻影来到梦幻里并因此而吸引了我
在这网上已经良久了
我的脚步却还是那样的怀疑不定
透过视网膜正打算清晰自己,撕破那机密而坚固的蛛网

2008 芜湖
《下落之物》
雨水自动地滑落
沿着窗玻,脸颊
沿着耳朵、酒窝
向混乱之处逃脱
这是一个又一个
没有色彩和分量的泡沫
世界正在主动地下落
灵魂不可触摸
花朵不可触摸
那树的
那玻璃的
那活动的精神的
不可触摸
每一朵花
都盛开着自己的
自豪与残破
灰尘中的荧光灯
正默默祷告
2010.9.2 合肥
《乔木之思》
宁静的夜晚难以入眠
虫子在窗外鸣成夜晚的欢唱
似乎我们全体来自空幻
清晰的事物也每日隐约
色彩黯淡
在紧闭的屋宇内无处可去
光影在指尖滑过
麻痹不再对本人报以热忱
我趴下,双手抱头,眼睛紧闭
我在听什么?
幽暗的来自旷野的呼声?
异性的腼腆自答?
神秘的白衣舞女?
最终而绝对的所在?
肩膀一天的操劳瘫软酸痛
呼吸,呼吸越来越淡弱
灯光从眼中消散
逐步封闭了外在的所有
进入心坎的观照
你素来不来看过我
我千百次苦苦的敲门
始终无人应答
在一座空城我孤身奋战
又恐慌又惊奇
宛若神经质的病人
当我在梦里
我想好好做一场梦
当一醒来就能看到你破在我床头
长发如瀑,腰身似蛇
双手捧住我的手
贴在你温润如玉的脸颊
好证实你确确切实存在
又一个黎明来临
这旁边不知隔了多长时光
我醒在我床边
什么也没有发生
除了梦依稀在脑海中显现你的影子
我双眼浮肿坐在床边
一阵香气从窗外扑来
刺激着我的呼吸
经由沉沉的睡去
为什么我还活着
从无意识的黑暗之冥河
又游回了人间的岸边
椅子躺在白天我坐它的地方
笔在手中被我把持
汽车的笛声欢送着我重回世间
一夜醒来 相貌是否已朽迈
皱纹是否增添
脸上多长了多少个痘痘
胡子长了几许
趁没洗脸照镜之前
暂且沉迷在这无边的宁静之中
只有深夜跟拂晓的片刻
得以轻离人世从自己逃遁
归去复归回
眼睛还未完整清晰
恐慌压力还没有降临
灵感络绎不绝
拜见它们的帝王
细心分辨那轻微之末
有咳嗽声在空气的妨碍中漾开
有自己俏丽的双脚相爱
有沙发轻靠
2010.9.16 黎明
《死亡的欢欣》
——致w诞辰

天堂,从未曾开启
又何曾关闭
那个扑朔迷离的东西
原来就是人类自我抚慰
今晚我是谁的
清晨三点钟的雨水
那么,你说
我是谁的
我是怎么的
这不是梦也不是其余
抚摩你的脸庞
你的脸庞缺失
呼叫你的名字
你的名字缺失
鸟儿叫着
大地的影子
老虎嘶喊
森林的翅膀
桃红色的小岛
巨蟒叫着无穷的悲伤
山石在雨水的侵蚀下
一直地倾塌
树木折断滚落安葬
更多的天空压下来
谁身披霞光
走下层层云雾
树藤环绕
生果糜烂
身体被外界的暗影盘踞
坠下深渊
你散发有毒的气体
眼睛是一片海疆
ru房是一座大山
小腹是山涧小溪
臀部是大码头
我置身其间
头晕眼花
葬身海底岛屿暗礁
闪耀晨星将我照醒
炎火吞噬
充实的乌有
梦娜露西
你粗大的鳞片将把我裹紧
一些眼睛归来
一些眼睛死去
在香樟大道
我丧失了什么
那个夏天和谁在一起
畅饮时间?
所有的人体都变得轻浮
夜色茫茫,风声如嘶
紫红色降落
两座浮桥
扑打着水声
赤身相爱的人体
我们没有天堂
只有腐化
在时间中穿插
多么完善
三个孤单的孩子在摇摆着划子
每个小船都是世界的核心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幸福的时间悄悄流逝
你柑桔般甜蜜的微笑
像浪花在我的身上弥漫
你的头发笼罩发愁
我们开着死亡的囚车
奔赴法场
路上千百只鸟儿为我们歌颂
那属于你们的朵朵白云
也将属于我们
而你们已经死去
年老,青丝成灰
永远在更宽阔的处所等你
为你升起
假如咱们今天不爱
来日将会死去
当我们的双足再也不能旅行
去到远方
没有危险也没有保险
没有欢喜也没有懊恼
到那时
所有的城墙都将关闭
所有的梦都将结束
不要等到什么也没有发生
阳光安静
灵魂在绿色的大陆中沉没
犹如芦苇
阴郁的夜晚
大雪压满了我们的枝头
乌云翻腾
狂风雨降临
我们涓滴没有退缩
为什么不把夜晚留给我
为什么你不给我唱支歌
为什么不把你弹性的ru房留给我
让我离别低微的生涯
告别那没有水草的年青草场
水滴滴在石头上
画眉在松间歌唱
难过的人群
黑压压的行走在滚烫的沙漠上
燃起浓烟,被太阳灼伤
我心上的人儿
让我们打开那重未被翻开的门
打开那重未被打开的甬道
进入玫瑰园
像鸟儿超出层层门槛
满世界的追寻着花香
不断地下降、回升
在十八层地狱里相见
在破碎和创痕中相见
美好的破碎的原子和分子
在跳舞中哭喊着自己的影子
在前进和撤退的路上
不断地照见自己
世界是一个粉碎的花瓶
你的裙子埋葬着春天
鸟儿跟我说,快,快去追寻它们
列车行驶在野菊花盛开的原野
朱唇轻启,秋水涟涟
霞光依偎着天空
冷风劲扫下落叶
世界正在枯败
笛音像小鹿在岩壁上奔驰
谁还在参加这安谧而严正的死亡之列
2010.9.28 合肥
《我身已故》
多少伤逝的青春匆匆远去
心头的宅兆掩埋着你曼妙的身姿
微微踏在细软的草坪上
有一双长满秋水的眼睛在凝望
我身已故
我身已故
再也望不见那位姑娘
行人促似坟墓上的荒草
唯你是红花一朵
在我寂寞的盛放着
2010.10.7 合肥
《你眼是我眼》
我一望
就望进了你深黑的眼睛里
你也正望着我
再也走不开醒不来
2010.10.17 hefei
《短歌》
空无一物地坐在阴暗的灯光中
为什么像浮动的树枝摇曳不止
2010.10.23 hefei
《散歌》
痛苦悲伤的肉体在火中焚烧
什么东西在上升
什么货色在下沉
在大海中沦沉
没有方向 没有目标
在大海中沦沉是一件幸福的事
好屡次死去活来
2010.10.22 hefei
《快乐交响乐》
  爱你孤独,爱你苦楚。没有人去也没有人来。秋风吹柿子落飞砂风中转。雪花、海棠、金盏菊,怜香惜玉、眼睛、温润。镇定、张皇、如许漫长的哀伤。马儿在草原上奔腾,滚进黝黑的灵魂。在樱桃口一样的街上,我反复亲吻,重复亲吻。啤酒泡沫肆意飞溅。酒、太阳、九尾凤、奔跑的风,沉沉的黑夜,追赶着无边无涯的惯性和新的空间。夜色沉沉,沉沉夜色,各人在自己的家中拉起小提琴,城市被吞没在心脏的跳动和音乐声之中。
  拿枪横冲直闯的人,跳起了迷人的舞蹈,跑向东,又跑向西。他会朝谁开枪,仍是瞄准自己的后脑门。姑娘双手抱着枕衾,脖子上的珠链熠熠生辉。在远方,更遥远的远方,在尖锐的枪声中皮开肉绽,打坏失眠的秋夜和耳聋的天空。黎明震动,火花盛开。人世间的阴影消褪殆尽。斧头、剪刀、莲花,童贞的肌肤的芳香和优柔。辛酸的泪水啊,辛酸,辛酸的泪水啊,什么把你性命的花朵消磨得枯萎,什么使得你的灵魂始终飘扬无依。
  ……
2010.11.6 hefei
《晚祷曲》
毒液中浸泡得太久
时间变得足够迟缓
慢到只剩下红唇
脚步和长廊
衰弱的光芒铺设下来
一切犹如布景
滑坡、泥石流都在惯力的统治下
自热而然地产生
世界以清楚的面孔勾画含混的影子
谁也不能看得更远更广阔
大树遮挡着远处的景致
清冷之风围绕着树枝
啤酒持续在杯中酝酿
达达的汽车在草原上慢跑
窗台上的芭蕉叶随同月光摇曳
一簇簇咖啡花瓣展现着它们应有的漂亮纹路
在欢庆的舞会上
音乐的号角伴跟着和平之歌
她一袭白衣走过我们
世界的滑轮在一霎那间静止
之后更加欢乐的流淌
牛妖与羊妖翩若惊鸿
走向那棵不耻下可的天荒地老树
衔接着巨野、乌蓝之云
荡涤之陶罐在乌发上灌溉
篝火和晚夜做她的背景
2010.11.9 hefei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郑州论坛 ( 皖ICP备16017581号-5 )|网站地图

GMT+8, 2019-7-20 08:50 , Processed in 0.14040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