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2|回复: 0

花球个别浓郁的诗人在凋零中逝世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7 16:33: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狼吠诗歌作坊:文/ 狼吠
一种历史的沧桑,在与现实交错的情感中蔓延。我在写诗的角色调换中,构成了一种词语对流的交叉感,好像正验证了我爱好熔合漂亮的意象加以事实的批评,诗风以小放大开去。 1.一些花在历史的断裂中没落园丁死了。花农在呜咽中抉择了继承园丁的角色蜜蜂死去。另一些蝴蝶在花上飘动花前花后,凋谢的花蕾在另一些火红的鲜花开放中如尖叫的蜜蜂在凑集盛夏焰火般的绮丽 皎洁的月光在暮色的堤坝升起蜜蜂在采集花粉针刺易怒的蜇人后逝世去。树影,穿插对流,向着廊檐下的吟诗人渐次将凉荫密布。一些切开的西瓜鲜红的瓜瓤在渐次的凉荫下,颜色暗淡—— 2.浏览的书卷黯淡下来吟诗人,用诗歌在步调不一的诗韵中寻找词语的支持点在诗律的悬崖间勾兑雨季的到来 仿佛支点不是终点雨点也不是落脚点 茶已渐凉,茗烟已散凉意在阳光的遮阳伞下渐次错开逐渐阴暗。吟诗人睡去瓜棚下的鸟儿啄食着瓜子逐步飞离一书,一鸟,一诗人一盏,一花,一庭院 3.一个月光一样的女人,在廊下澡身……暗光里她与诗人符合 听雨声远去,一片花季在落去中盛夏还原了秋声虫瘿在结茧中嬗变为蝴蝶之翅成仙为神仙的灵芝,在阳光外还原为石人山下的诗人。隐居于湿润的茅屋的啜饮中渐次阔别了尘世的花荫 4.喝酒。锄草。栽花。写着悲愤的诗篇他匆匆与鹅相伴,与花园的花匠为伍蓍草在竹林中,诗人在士林外一灌园叟,渐次老去一酒徒人,追减时间。 采菊东篱,寄身嫖妓与叶红素的秋天所有暗淡了,岁月交织若碎玉扑灯之蛾那年冬天,他死于疾病……在顿消的雪季,旋流普通黑色的堤坝终于昏暗如线—— 5.船舷玄色的房门在雪跟鸟飞离中瓢泼的大雨终于在奇怪的冬天倾注下来 像花球个别浓郁的诗人在凋谢中死去…………澡身的女人在廊下听雨 她的美色,在凋零……并且霎时老了变得奇丑无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郑州论坛 ( 皖ICP备16017581号-5 )|网站地图

GMT+8, 2019-7-16 20:44 , Processed in 0.12480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