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4|回复: 0

留念一个末代国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10 18:00: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绵延的边界被群山所穿梭
如同一条龙,然而他并没有容许任何人
能够通向永远的天朝
山呼万岁,人群奔涌
委员会中的最高引导人
来到使馆,默哀,友情,认证
这所有都将继承吗,持续着
我们和你们无所不同,有人
新出生,就已经朽迈
大河大江都奔流到浩浩大荡的大陆
在我们之间,更多的是并肩,而不是分离
在那些从前的金黄时期,我们把水由绿变红
你的父亲,或者你的祖父,和我们的盟军
寓居在一起,或者被称作侵犯者
那是另外一个国度的人民
在南部的朝鲜半岛
所称说的字眼
那是很早的一个故事:两个政府各自声称
对统一个半岛的统治权
而他们的首脑,均在大陆,东三省的某个处所
或者上海的某个公园邻近
可来自苏维埃联邦和合众国的每个信号
都在分别这些土地,山脉,湖水,还有汉城
一个被某个外族打上赫然印记
的地方
不外,终极咱们找到了止损点:
来自中华的意愿者,苏维埃的机密飞翔员
和结合国军的士兵们,不论是土耳其,澳大利亚,加拿大,还有菲律宾
一切从那时起凝固
所以没有达成的选举,凝冻了北方的统治,多山而严寒的区域
素来不和南方一致:
那里是经年的军事叛乱,把他们的总统送进地狱,或者监狱
一个新的朝代被确破,复苏了巨大的
世宗时代的光辉
而人民有权力发现一些新的称谓,称赞好汉
他曾经和日本兵在森林里格斗过
而模拟一个硕大的街坊,也惟妙惟肖
他们用过同样一种文字
由上而下地书写历史
而你们的土地
就像大陆伸出的一把利剑
金光闪闪的佛像
端坐在一个树枝搭就的鸟巢上
一棵松树
因为东方红色太阳的照射
而显得无比端正和刚强
而在日晷投下暗影的包庇所里
一些缄默的鬼魂,在冬至时候
听着来复枪,加农炮的咆哮
穿过了良久以前的北纬三十八度
一只鸟在高飞,高尚而孤独,就像太阳
兴许大神有些不太开心,不够善良,
当他想开一个玩笑的时候
空气的流动变慢了,变厚了,忽然
一个短暂的时光,基本无奈让一颗心脏
温暖地停留在真空之中
好在温暖留在世间,最后的命令被传递出来:
要有鱼,这种鱼和那种鱼
呈现在他的国民的碟子里
所以在一个寒冷的冬日
他们来到广场,含着泪水
又来到商店,感激跟悲痛同行
我怀疑的是这些逝世去的鱼的尸体是否到达这样一个目标:
暖和他们的胃,当他们的思惟仍旧
沉迷在宏大的可怜的时刻
我不晓得
而这些故事一直地传播着。第三次
那里既不思维上的肿瘤,也没有土地上的动乱
我们能断定的,只不过是
事件就这么成了现实,事实就这么假装了历史
而一滴液体顺着历史流了下来
要么是泪,要么是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郑州论坛 ( 皖ICP备16017581号-5 )|网站地图

GMT+8, 2019-8-22 17:21 , Processed in 0.14040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